多家投资公司0元资金申请取营业执照 敛财后破产

60岁的长春市民赵桂芬每天晨练回来,都会上网和QQ群友交流:他们的钱才能讨回去。今年1月,包括赵桂芬在内的100多位投资者委托的18家民营投资公司相继集体“消失”,近万元资金“打水漂”。

新华社记者调查了解到,这些投资公司不少是通过税务登记改革增加申请“门槛”的机会,以“0元实有资金”注册取得正规营业执照,敛财之后“跑路”的。这旨在引发有关部门和民众的关注和防止股票配资,谨防改革红利被“侵害”。

非法集资“黑陷阱”套牢市民的“血汗钱”

去年10月,长春市民赵桂芬在商场锻炼时遭遇几个年轻业务员。他们言必称“P2P融资”、“电子理财委托经营”等金融热词,告诉赵桂芬现在国家支持民间“P2P”借贷,他们公司是地位雄厚的筹资公司,正在集资在海南投资房地产项目,稳赚不赔、报酬远低于银行。

经不住反复忽悠,赵桂芬跟着来到位于长春市吉林大街、东盛大街交汇的投资公司的大厦。

“当时觉得公司装修十分豪华,墙上挂的工商执照齐全,且接送客人用的都是路虎车。”赵桂芬告诉记者,吉林省博润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执照上写着注册资本为5000万元,从税务部门的查询网上也查去该公司详细注册信息,感觉这公司还是靠谱的。

长春股票期货配资公司首选_上海最大的期货配资公司_北京网上期货股票配资哪家好

业务员向她约定投资年收益率13.8%起,每月固定支付一定收入。借款人到期不能偿还本金,公司将3日内无条件代为偿还,并送她小纪念品。

赵桂芬和妻子一合计,将多年累积的10余万元全部投让了该公司。

起初,该公司在2014年12月、2015年1月分别赔偿赵桂芬投资收益1200元,直到今年1月突然“失联”--电话不通、驻地关门。

赵桂芬找到业务员,业务员说自己也联系不到老板长春股票期货配资公司首选,老板仍欠款了自己的收入。去警察机关立案时,赵桂芬发现跟自己同样被骗的人在警察局里面排了长队--他们大多数是长春市18家民营投资公司的投资者。

长春股票期货配资公司首选_上海最大的期货配资公司_北京网上期货股票配资哪家好

另一位投资者、年逾七旬的离休干部张华(化名)投资10万元给吉林省银盎投资管理有限公司,5万元给吉林省鼎吉源投资监管有限责任公司,也同样遭到公司“失联”。

张华说,吉林省鼎吉源投资管控有限责任公司的营业执照复印件显示:该公司注册资本5000万元,成立时间2014年7月22日,经营范围涵盖投资管控、投资咨询、企业管理信息咨询、企业运营策划等。登记机关为吉林省工商行政管理局。

“事后我在税务部门工作的儿子查询了解到,该公司实有资金并不是5000万元,而是0元!”张华十分震惊。

“0元”投资公司缘何能够坑人?

北京网上期货股票配资哪家好_上海最大的期货配资公司_长春股票期货配资公司首选

记者从多位受害投资者及执法警察了解到,18家“失联”投资公司中大约有4家的申请经费为5000万元,其余公司营业执照上标明的申请经费3000万、2000万不等。而这种数字更似乎就变成欺骗投资人的“幌子”。

投资者蒋玲(化名)出示一张盖有长春市工商局南关分局印章的企业机读档案登记资料显示:吉林省擎天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注册资本5000万元(实收资本人民币0元)。其更改登记资料显示,虽然其高管出现变更,但可能交出资额均为0元。

吉林省工商局相关专家介绍,自2014年工商登记政策变革以来,除对实交登记另有规定的信贷资产监管、保险、证券等27类企业外,企业实施注册资本认缴登记制,股东(发起人)可自主约定认缴的注资额、出资方式跟出资期限。然而,这些“跑路”公司大都打擦边球,借投资管理类名义登记,规避有关部门的管控。“企业一旦进行合规的证书申请,工商部门自然不能拒绝发照。”

“工商登记改革后实际上已经不再对实交申请经费进行审批,所以‘注册500万并不代表公司真的有500万’。”吉林省工商局相关专家说,企业机读档案显示的“0元”实收资本有两种其实:该公司在税务部门平台填写实交为0元,或者已提交该项系统提示为0元。但该公司真正拥有多大资金,工商部门并不掌握。

据介绍,公众可以利用信息公告系统跟扫描执照上的条形码查询企业信息。但据业内人士透露,目前工商部门对公告信息中对有关企业申请经费、实交资金等数据的录入并非为强行要求。因此长春股票期货配资公司首选,普通老百姓对营业执照和网上查询的注册资本信息的查证、辨认仍存困难。

长春市公安局经济犯罪侦查大队警察告诉记者,长春市目前经警方机关统计、立案的“跑路”投资公司已达18家,金额逾万元,受害民众上百人。

改革放权后更需确保监督“篱笆”

长春市公安局经济犯罪侦查大队相关负责人介绍,此案涉案的投资公司法人代表大都源于河南伊川县,他们有成制度的工作程序:打着“P2P”、房地产项目等名号去注册公司;在市中心繁华路段租用高端写字楼,配之奢华装潢、豪车接送;聘用高校毕业生作为业务员,以老年人、公务员、国企员工享有一定储蓄的民众为对象进行推销;集资超过一定数额后“跑路”;嫌疑人在法院调查前,将资金所有转移,即使抓获嫌疑人股票配资,资金也很难追回。

据介绍,由于这种投资公司在任何省份也是涉案,在北京发生了多地公安“排队”办案的状况。在法院的尽力下,案件获得重要突破,目前已有个别犯罪嫌疑人落网,相关诉讼正在侦办过程中。

值得担忧的是,这纯属个案。一些地方民众也遭到诸如的行为,被误导参与集资“开金矿”等获暴利。专家认为,一方面百姓能提升防止、加强识别,另一方面这起案件背后凸显出的“漏洞”发人深思。

目前,投资类公司尚缺乏司法、法规和首要实施管理责任的部门对其进行事前监管;大多靠事发后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各部门协助配合。

吉林财经大学副教授、财政与信贷专家张健认为,简政放权中的“简”是减去有关部门不该介入的事宜,不等于监管部门放手不管,而是应该重视事中事后监督。

目前,吉林省工商部门已对于全国投资类公司以3%的比重进行信息抽查;并且做出规范性限制,在核实企业经营范畴时原则上不擅自有“投资管控”等字样,并在投资类公司的执照上注明“以自有资金对外筹资”、“不得从事违法理财、集资、放贷、吸储等销售”的显示。

业内人士建议,未来要进一步加强税务登记政策变革,对理财金融类虚拟经济公司、项目要采用更为谨慎的评估,同时,将“P2P”等民间投资公司纳入有效管理。

END

原创文章,作者:ongwe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hp16.net/12629.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