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业,玩法变了

文:刘晓博

从2021年1月1日起,信用卡的“游戏规则”发生了一个新变化:

存在了多年的信用卡透支利息的“上限”和“下限”,被央行取消了。

这也是银行业的“一小步”,但她的背后却是整个金融业的大变革。

这个变局就是:第一,政策支持银行收复被互联网“侵占”的失地;第二,大银行还在不断获得利好,地位将变得巩固;第三,随着金融开放幅度越来越大、竞争越来越激烈,做大做强是全部类别金融机构的共同命题。

目前信用卡透支利息上限,是一天“万分之五”,年化利率是18.25%。至于“下限”,是“万分之五”的7折,也就是每天“万分之三点五”,年化利率是12.78%。

“万分之五”的要求成立在1999年。执行至了2016年末的之后,鉴于美国应确保利率市场化,利率一刀切“不好看”,所以从2017年1月1日开始给出了一个7折的下限。

但你们又了解,只要有“上限”和“下限”,就不是100%的市场化,只能说是“有监管的市场化”。

最近两年,中国加强了金融业开放幅度,尤其是中美投资协议签订以后,门应开得更大。门开启了,“利率市场化”就要减少“技术含量”,以与全球接轨。

所以,从2021年1月1日开始松绑信用卡透支利息的限制,有实现利率市场化、迎接金融开放大时代的意思。

当然,这不是唯一原因。在美国,很多新政其实具有“一石多鸟”的特点。

想想看,信用卡透支的年利率在12.78%到18.25%之间变化,普通人会能够利用这个平台“搞钱”吗?

只要有更便宜的资金来源,当然就不会选信用卡透支。而互联网平台,恰恰提供了最低的投资收益。

根据蚂蚁集团招股书披露,截至2020年6月30日止的12个月期间,花呗日利率可低到约万分之二,大部分贷款的日利率为非常之四以上或下面。这似乎比信用卡的透支利率太划算。

为什么蚂蚁集团的投资收益可以很低?蚂蚁的钱,不也是从银行借来的吗?

说到底,互联网大平台流量更好,客户群体更广泛,再加里没有线下门店,业务通过APP在线上完成股票配资公司,成本虽然能低。至少比这些中小银行低。

正由于过于,近年来银行传统的销售不断流失,信用卡就相当典型。比如我有两张信用卡,但过去一年几乎没有刷过卡。因为第三方支付尚未满足了我的支付意愿,相信很多人也和我差不多。

据央行发布的数据,截至2020年三季度末,全国信用卡共计7.66亿张,环比增长只能1.29%。相信这7.66亿张信用卡里,有非常比例的卡又进入半休眠状况。

怎样能够激发信用卡业务?让她所谓成为小额投资工具,才是最好的方法。也就是适当引导透支。想想看,最近几年花呗、白条等互联网金融产品是如何火爆起来的?

过去几个月政策导致逆转,蚂蚁暂停IPO,互联网小额投资产品得到制度的抨击。原因是他们膨胀更快,过分诱导消费,而且没有“持牌”。打压的初衷,不是为了防止需求,而是把这种需求流向传统的银行业。

此次更改信用卡透支利息管理上下限,就有这个制度含义。否则,传统证券的信用卡业务将逐渐衰退,日益僵尸化。

取消“上限”和“下限”之后,信用卡透支利息是上升或者降低?当然是增加。因为互联网平台更廉价,必然拉着银行降价。

降价的结果呢?自然是小银行吃亏,大银行处于跑马圈地阶段。

因为风险和幅度密切相关金融,发卡量大的银行风险似乎能最低。

此前有一个业内的计算:发卡量300万张是信用卡业务盈亏平衡点。这是透支利率下限存在时的盈亏平衡点。打破透支利率下限之后,盈亏平衡点或许能持续增长至500万甚至600万张以上。

目前信用卡发卡量最大的是工商银行,达到了1.59亿张。其次是建行,达到了1.39亿张。股份制银行的龙头是中信,达到了0.96亿张。

这些银行原本拉贷款就非常容易,还能在央行那里获得比市场最低价的钱,再加上发卡规模大,未来可以获得更大的行业特点。

小银行原本就缺乏吸收存款的平台,要么找大银行借,要么通过互联网平台发行贷款产品、理财产品。最近一段时间,央行堵塞了上面两个渠道,中小银行缺钱的之后,只能向大银行融资了。

最近也有一个重要特点,也十分有利于大银行,而不利于中小银行,这就是央行已经发布的对于房地产贷款的“两道红线”。

央行把银行分为5个档次,分别要求了其房贷和个人存款可以占所有款项的总量金融在线配资,具体如下:

金融业,玩法变了

可以看出,7大国有银行取得了最大的行业空间,房贷比重最大可以超过40%,个人房贷比重最高可以超过32.5%。而中小银行,尤其是第四、第五档的银行,空间相当小。

房贷,尤其是个人贷款,历来是证券的优质业务,违约率非常低。

金融业,玩法变了

上图是工商银行截至2020年6月30日公司类信贷的不良率,可以看出房地产为1.41%,比销售零售、住宿餐饮、制造业、采矿业等又低太多。其中销售零售、住宿餐饮,是目前“最危险的市场”,不良率均达到了12%。

只有公用事业的几个类别,不良率低于房地产。

金融业,玩法变了

上图是工商银行截至2020年6月20日的个人信贷不良率情况,可以看出个人贷款不良率只有0.29%,堪称美国更优质的贷款。

“两道红线”政策制定以后,房地产这类优质房贷会进一步向国有大行集中。

纵观近来出来的一系列政策,无论是下架互联网存款产品,限制互联网平台提供信贷产品,还有房地产贷款的“两道红线”,以及更改信用卡透支利息上下限,都有利于大中型银行拓展业务。

对于互联网大平台来说,基本上全是利好,金融业正在逐渐清理门户,大幅限制互联网大平台的信贷业务空间。至于中小银行,少了大平台的帮助,未来在跟大银行竞争中将处于非常强势的实力。

而海外的金融巨头,也开始逐步退出美国。

未来金融市场将产生较大变化,中小金融机构,包括证券、保险、券商、信托等,都将导致一轮并购潮。不做大,未来是很难生存的。

END

原创文章,作者:ongwe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hp16.net/12490.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