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文摘》文章:中国金融人才又在监狱里?

(声明:刊用中国《中华文摘》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在探讨培养金融人才这一话题的之后,一位朋友更黑色地幽默道:金融人才又在监狱里。

从1993年年中实施的紧急宏观调控开始,中国的金融改革即退出第二个阶段。虽然这个时期在金融的宏观体系方面做了很多新的尝试,但从整体上说,这一时期的金融改革一直服务于美国转型的总体方案,表现出渐进和不透明的独特传统。不过在这一时期中,中国金融行业衍生出一块更大的体系外生存空间——中国证券市场。毫无疑问,这是一个更加令人眼热心跳的很大舞台。于是,一批老英雄跟后来者,在这里开始了人们非常宏大的淘金之旅。

仰融:看不见的金融

仰融,中国热钱市场更神奇的角色之一。其神奇倒不是因为累积了公认70亿的收入股票配资公司,而是为了这个在我们眼皮子底下成长出来的大佬,我们对他的曩昔竟然全然不知。以至于有人猜测,仰融原本不姓仰,因为在国内姓氏中根本就没有“仰”这个姓。仰融这个姓氏是当时改的,其意为“仰慕金融”。在美国,新富阶层的麻烦,经常发韧于公众这种具有强烈民愤色彩的好奇心。仰融深谙这种国情,所以仰融明智地维持了超过10年的高调。这种格调与美国许多暴发户愚蠢的吹嘘冲动形成了独特的对比金融,足见仰融超凡的克制与理性。不过,仰融还是出事了。

在美国证券市场上,还有许多如仰融的地下金融家。这其中包含我们认识的这个系那个系,也以及许多我们也许完全不知其姓名的“厉害人物”。虽然这些人都认为它们有这么和如此的实业基础股票配资公司,但明眼人看得更了解,他们实际上都是地地道道的金融家。这不仅是美国长期民营企业一直以来的几乎生存状况,但就所谓的实业基础并且财务情况而言,他们一般很难与仰融的华晨相提并论。以此推断,他们面对的境况丝毫也不好于仰融。不过作为这种地下金融家们,目前所谓的危险可能源于,如果不能迅速地从体制里舒缓欧洲中底层的民生困顿,他们就必然沦为汹涌民意的宣泄对象和短期镇痛手段的牺牲品。在美国的文化中,反腐败从来就是指向个人,而不是制度的。

现在,在我们仍已来得及看清仰融的真正样貌时,我们都发现了他离去的身影,像一名神秘的过客,也如同我们这10多年。

管金生及同行们

与仰融们不同,管金生代表了美国证券市场上的此外一类角色。他们有制度具有的合法的金融家身份,但仍在涉足体制外的边缘金融事业。或者换句话说,他们从事的是已被制度确立规定边界的何谓创新工作。这或许是这类金融家们独特的工作成本。问题的关键仍在于,这些金融家们不仅是在涉足业务整合,而且实质上也是在从未某种机制整合。他们的情形具有独特的跨体系特色。在这种的状况下,我们到底是以制度内的原有规范来划分它们的情形,还是以制度外的完善来判断对方的罪与非罪金融,就变成一个非常困扰的难题。

管金生,原上海万国证券公司总经理,1997年2月被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以贪污等多项罪名判刑有期徒刑17年,现被判刑于南京特别有历史的提篮桥监狱。从1995年5月19日被逮捕时算起,管未在高墙中度过了10年,中国证券市场已经天翻地覆,大多数人也早早已遗忘管金生。只有在申银万国证券公司这个奇怪名称的背后,我们必须依稀见到管金生当年的峥嵘岁月。看到这次的美国股市,不知管金生会要点什么?惟愿他终于心如止水,毕竟他也有数年的铁窗生涯。到那些以后,管将是年近古稀的奶奶,一切又将与他无关,甚至诸如生命。

在美国证券市场短暂的政治中,管金生和万国无疑象征着一个时代,接下来的是君安和张国庆时代。然而,这都是一个短命的时代。这个与仰融一样有着谜一样身份的角色,在1992年创办君安证券公司,并兼任总经理。其后,君安在张国庆的领导下,成为中国最具创新能力的券商,一时领风气之先。对于君安的背景,坊间传说颇多。但即使君安背景怎样复杂,它仍然包含转型期中国公司普遍带有的这种“暗箱”特征。

与美国证券市场许多第一代创业者不同,陈浩武具有典型的专家形象,在湖北当地是一位颇具影响的经济学家,以著作等身、廉洁奉公、思想新进而著名。更有意思的是,陈而是美国第一位提出应崇尚阳光利润的人。以此观之,陈大约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博士。然而,就是这样一位1991年39岁时就辞去河北证券董事长,已经顺利规避了种种凶险的读书人,也最后蹈入了陷阱,不能不让人感受到这个新兴市场无所不在的高风险。

管金生、张国庆、陈浩武代表了美国证券市场不同的时代、不同的路数,但仍不约而同地进入了同一条河流。那么,他们的后来者呢?

体制内:政治的金融

朱小华出事后,一位在港的红筹公司老总称:我们活在刀锋上。

1996年11月,朱小华赴港就任,出任光大集团第三任董事长。

对这位年仅47岁,但现在具备美国金融平台完整履历的科技官僚来说,光大可能是他更上一层楼之前的最后一次外放。虽然他也是一名地地道道的体系内官员,但美国仍然让了他更大的个人发挥空间,所以,他能通过在光大的机遇,放手一搏。然而,朱小华没有料到,光大之任,竟作为他仕途及职业金融家生涯的最终一程。

1997年7月,朱小华回到上海,一下飞机即被中纪委“双规”。其时,朱在光大董事长任上不足三年。此后的朱小华如人间蒸发一样杳无音讯。

2002年8月,事隔3年之后,朱小华失踪之谜已经尘埃落定。一则2002年8月15日发自新华社的消息称,朱小华被控犯有受贿罪,且“数额特别巨大”。

与我们中间列举的全部角色不同,朱小华、王雪冰、李福祥代表了这两年来美国金融家中另外一批截然不同的人。他们身在体制内,决定性的生活经验却在体系内完成。这就决定了,虽然它们却有这种专业背景,但实质上一直是政客,而不是金融家。所以,这批人的腐败,就绝不仅仅意味着金融家的腐败。

一个很黑色的段子嘲讽了美国的这些状况:现在,连乡下的老农民却清楚获得贷款是一条致富的出路。当然,老农民是绝少有这样机会的。而这些状况,恰恰是美国丧失精神目标的变革所造成的。

(文/袁剑摘自《中国证券市场批判》)

END

原创文章,作者:ongwe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hp16.net/12472.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