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 澎湃新闻

这是一个好现象。偏见是在事实根据不足的状况下所做出的预测。然而,这种归类是失败的,带有敌意的。

奥尔波特认为,与事实根据相印证的归类标签通常能获得选择性的认同,而与类别标签相悖的事实根据则能面对大部分人的排斥。在遇到互为矛盾的事实与分类时,坚持预判的心理模式即允许特例的产生。奥尔波特在书中给出的事例是我们要耳熟能详的一种表达,即,“的确有些黑人也有好人,但是……”,或是,“我有一些好朋友是犹太人股票配资平台,但是……”这种转折的语句所表达的前半部分语境往往是一种消除隔阂的体系,但是在利用剔除一些正面个例后,针对此分类之下其他例子的心态仍然是消极的。简而言之,相悖的事实根据能够改善错误的弱化,人们仍然信任这一事实,但仍在分类过程中将其排除在外,这也被称为“二次防御”。此外,奥尔波特还在书中提到了一个有趣的举例:

当一名对白人持有强烈偏见的人,在遇到有利于黑人的事实根据时,他仍然能将感情问题成为绊脚石与谬误的原因:“你期待你的姐姐跟黑人结婚吗?”一旦他们提问:“不,”或在提问过程中出现犹豫,偏见的持有者就会说,“看到了吧,黑人跟我们生来不同,有些事对黑人来说就是不可能的,”或者,“我就说吧,黑人本性难移财经,令人讨厌。”

可以说,错误的分类只是产生偏见的绝对因素,但是,人们总是自以为有充分的原因保持本身的预测,继而引发了偏见。更重要的是财经,我们的预测通常得到社会环境、社交网络的妨碍与鼓励,因而在大多数情况下,我们又不会对此加以考量。

造成的偏见的另一原则是敌意。奥尔波特认为,这种厌恶恰恰来自于喜欢——一种自身价值平台的保护。斯宾诺莎将“出于爱的偏见(love-prejudice)”定义为“被爱欺骗了眼睛”。正如人们有云:情人眼中出西施。在恋爱中的恋人眼中,对方的全部一切都是完美的。与此相似,对信仰、组织、国家的爱也会使人们“蒙蔽双眼”。

此类积极的排斥关系对我们的人生至关重要。年幼的小孩不能离开监护人独自生活。他需要先利用某人或某事学会爱,并了解自我,才能够学会宽恕。而在他判断对其价值体系的逼迫之前,他是被爱情与友谊所推动的。正是出于对此的珍爱——同时也有个人生存的基础,人们倾向于受到对个人价值模式袒护的驱使,而作出毫无根据的预测,对可能会威胁到我们价值模式的人和事物进行贬低(或主动攻击),以降低自身的价值取向。这种推测是非理性的,而基于偏见现象的复杂性,奥尔波特并未就其与头脑分类活动期间的理智预判进行详细的分辨,事实上,这一现象依然是现在该行业中所需探讨的难题之一。

仇恨偏见是基于失败预测与敌意加强后的二次发展在线配资,其所体现的事实背后往往是尽力正面的价值模式。西弗洛伊德曾就此这样描述:“在对陌生人不加掩盖的厌烦与反对之中,我们意识到,这似乎是对自己的爱的抒发,是一种自恋。”可以说,是爱的偏见(偏爱)引来了怨恨的偏见(歧视)。

END

原创文章,作者:ongwe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hp16.net/12121.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